約會・數據大作戰     「デート〜恋とはどんなものかしら〜」

導演: 武內英樹 / 石川淳一

編劇: 古沢良太

主演: 杏 / 長谷川博己 / 國仲涼子 / 中島裕翔 / 松尾諭

       動筆寫「Date」一劇的心得源自於想為自己尋求解脫的奇怪想法,想要了解平常看不多日劇的我究竟是為了什麼沈迷其中不可自拔呢,因此寫了一篇,單純以對編劇者古沢良太的崇拜為發想起點的心得感想。學法律的我,當時看到古沢良太的Legal High(王牌大律師)就震驚過一次了。震驚於這部作品可以把律師題材赤裸、寫實地描寫到近乎挑釁,由法院活動觸及的社會問題更屢有寓意。相對於Hero裡各個性格設定鮮明(卻單一)的檢察官,古美門這個人物把律師的職業面向以及人性面向的緊張能量發揮到了極致。

       但這次看完「Date」第一時間的感覺是很感性、很個人的,不自覺地將自己投射在故事的角色身上,但慢慢有一種「越來越不懂什麼叫戀愛」的模糊感覺。男女主角戀愛了嗎?他們之間真的是如同他們所說的「婚姻不過一只契約、戀愛都是多餘的」一樣嗎?兩個人的結合不是因為彼此相互喜歡、而是對於一般人心嚮往之的戀愛嗤之以鼻的理念?直到最後一集兩個人彆扭地懇求彼此的約會對象不要離開,畫面留下的是兩個懇求愛情不要降臨、卻手無寸鐵只能屈膝降服的可憐世間人類。公車上的太太所說的「千萬不要陷入戀愛的深淵呀」是警語也是預告,雖然也有機會能夠選擇一個愛自己的人,但在快樂跟痛苦參半的約會、與只有痛苦沒有快樂的約會之間,兩者必須做選擇的話,或許只有苦難、還有那個能夠理解苦難、跟你共同面對苦難的人才能從約會的對象成為心靈的羈絆。但自己也在苦難中陷入愛情的深淵。一般人的歡樂遊樂園、想像繽紛的情人節,從絕對科學理性以及純粹文藝的觀點來看,皆是俗不可耐的活動,而堅持不去改變自己的男女主角,卻在彼此自尊的黯淡陰影中,窺見對方性格的缺陷、繼而終於覺悟到了自己的缺陷。

      古沢的首部「月九」愛情劇卻是寫給這麼不浪漫的一群人。谷口巧是個三十五歲足不出戶,終日與文學、電影以及動漫為伍的二次元男子;因為畢業後求職遭遇了困難,他勵志做一名以提升自己的文藝素質為目的、拒絕從事世俗工作的「高等游民」(實為「啃老族」),蝸居在家依靠母親。雖然對自己的生活方式能夠振振有詞,但因為畏懼他人眼光實際上長期把自己封閉在小閣樓裡,只有在話題牽扯到藝術時才會展現難得的攻擊性。戀愛經驗為零。藪下依子,同樣戀愛經驗為零,則是個慣常使用谷口巧另一半腦子的人,以遺傳自母親的優異數理能力,畢業於名校的數學研究所後現為辦事能力超強的國家公務員;凡事皆有計劃,且不管目標多麼險峻,都會為達目的不吝惜努力、蒐集各方資料且充分準備的人。日常生活也徹底遵循理性主義,按照詳細的計劃決定每天的行程。但在與人交往上,因為對於人際溝通極為遲鈍,時常無法理解語言之外的真實人類情感與人性的複雜性,不願妥協的規律化生活步調也常拒周圍的人於千里之外。

      PTT日劇版上,對於「Date」一劇的評價毀譽參半,大部分看不下去的人大概是因為本劇男女主角既不浪漫也不可愛。相對於藪下依子的不近人情,谷口巧的逃避人生顯得更難被觀眾接受。拒絕工作的啃老族,因為媽媽身體漸漸出現了狀況所以急欲找到下一個寄主,以維持生計;穿著打扮活像兩世紀前的人物,又時時耽溺於文學詞句,現實世界中就是個奇怪猥瑣的社會邊緣人。這是觀眾看到的現實且功利的一面。但為了營救藪下,卻聽到有人鄙睨地稱藪下為「送給我也不要的貨色」時,憤而動手的也是他;訂婚日當天,意識到藪下真正想要的不是結婚而是戀愛時,要她勇敢去挽回鷲尾的,也是他。訂婚就算了吧,他怎麼樣都無所謂的。谷口究竟是個細察人性、心靈柔軟之人。而編劇古澤良太則將這樣一個社會邊緣型的人物,結合了這樣美好的性格,表現出這個社會的不寬容,提醒了人們,我們怎樣也很難跳脫社會的框架去認識人的價值。觀眾的心中可能吶喊著:一個社會渣渣不是應該振作自己的生活先嗎?憑什麼他可以結婚而不是認真工作的鷲尾呢?憑什麼他可以不用工作閒閒生活還勝過宗太郎呢?我們一方面期待看到精粹結晶、浪漫唯美的愛情故事,另一方面卻對愛情故事主角的人格與社會地位有高度的期待:請堅強的活在這個艱困的社會中做個人生勝利組。愛情劇就是在這兩種面向的結合下注滿了觀眾的想像力。今天如果谷口是女性,周圍的人便不會如此嚴厲地對待他,但正是因為他是男性,他就成了社會的被閹割者—就算高等游民真的存在過,現代社會是不容許這種魯蛇有尊嚴地活著的。但藪下,或許正因為她的低度社會化,是少數願意懷疑既有的成見、去理解這個現象與他過去的人。或許她始終也未能合理化谷口極端自我封閉的做法,但正是谷口的細膩與溫柔, 對於人的脆弱、彆扭、矛盾與複雜,能與同情之故,讓她成為較能感性的人。

      如果說谷口巧是古代人文世界的貴族的話,藪下依子則是現代科學精神的霸主。現身於現代的貴族,只好為了尋求經濟上的寄主狼狽地落入人間,藪下則是因為掌握了強大技能,成為了今日的強勢族群。十三年前的谷口與六年前藪下同樣面臨了重大的「平凡危機」:兩個人都被迫承認自己無法成為數學界或文藝界出類拔萃之人,而放棄個人生命最高崇拜之事、決定回歸到尋常的工作形態。但谷口重重地摔下了,是個被人看不起無專長的文科生,藪下卻迅速地復歸社會,成功考上國家公務員還贏得了長輩的尊重。在現實世界,她利用統計方法計算各種事物發生的可能性、成功的機率,還不懈地處理多方的資訊,以達到三十歲前結婚的目標。或許,只要目標不是戀愛、又或許她真的能夠結一個沒有愛情為基礎的婚,她會成功的,但即使是偉大參透宇宙定理的數學家,也只能被命運的安排所擺佈,被決定熱烈期盼的愛情會以什麼樣難堪的方式降臨在自己身上。愛情一向是對現代科學精神最強大的攻擊武器,虛無的、無價值的、機械的世界觀,皆難以領受情慾亂數的、隨機的、雜亂的、矛盾的存在,而科學家只有在苦惱軟化之後,才能理解愛情的嘲諷為何。這部日劇劇名的冗長曾有點讓人匪夷所思,但日文的「約會」(Dee-to)竟然好玩地跟「數據」(Dee-ta)的發音如此相似。科學家可以創造數據、創造約會,但卻無法假冒戀愛的存在。

      花費諸多字數書寫這篇讀後感想,是為了自己想釐清想法,也是珍惜著自己擅自對於古澤良太作品的詮釋,敝屣自珍。從改寫過的「鈴木老師」、到「Legal High」與「約會大作戰」,至少有一個核心主題是共同的, 那就是我們必須自覺於社會結構性的成見才有可能看見自己的價值偏見這回事。道理說起來或許陳腐,但喜愛故事的人總能慶幸古沢良太可以用故事把它講得這麼燦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0512 的頭像
lo0512

一個 練習寫作 與 思考 的網站

lo05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